新时时彩qq
您的位置:首頁   »  成功案例  »  知識產權民事訴訟
知識產權民事訴訟
成大方圓代理的歐銘斯服飾定牌加工侵權行政訴訟案件勝訴
時間:2016-1-16

定牌加工又稱貼牌制造或者委托加工,即OEM(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e),是指加工方根據合同約定,為定做方加工使用特定商標或品牌的商品并將商品交付給做方,后者依照合同支付加工費的經營模式,在我國,定牌加工企業自改革開飯以來蓬勃發展,為我國出口創匯、解決就業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但在另一方面,由定牌加工引發的商標法律問題,特別是能否構成商標侵權的,在理論界和實務界一直爭論不斷。

繼最高院2015年11月26日寧波再審案判定定牌加工不侵權之后,由我所代理的溫州歐鉻斯服飾告歐海區市場監監管理局商標侵權案再次判為不侵權,這是近年來浙江省首例行政認定定牌加工不購成侵權的案件。

在本案中,我方主張歐銘斯公司的貼牌加工行為不屬于商標使用行為,其行為特指商品不在國內銷售,不在產品上標識歐銘斯公司的相關信息,所有商品全部運往國外的行為,涉案商品并未進入國內的消費流通領域,沒有起到識別商品來源的作用,其在涉訴產品上使用 “BOBOMEE”標識不屬于商標法意義上的使用行為,不構成侵權。一審法院認為歐銘斯主張的定牌加工行為,且商標具有地域性,而授權商標是國外注冊的商標不受我國的法律保護,因此,歐銘斯公司未經“BOBOMEE”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商標的行為構成侵權。二審法院綜合雙方當事人的意見,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2001年修正〉第五十二條第(一)項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實施條例》第三條的規定,商標使用包括將商標用于 商品、商品包裝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書上,或者將商標用于 廣告宣傳、展覽以及其他商業活動中。商標使用行為的主觀目的 和客觀效果是為了發揮商標標識的識別功能,區分商品或者服務的來源。如果行為人僅將與注冊商標標識相同或者近似的標志貼附于同一種或者類似商品上,既沒有發揮該標志識別功能的主觀 意圖,也沒有起到區分商品來源的功能,那么就不屬于商標使用, 也不構成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因此,以《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2001年修正〕第五十二條第(一)項為依據判斷是否構成侵犯注冊商標權的前提是行為人實施的是商標使用行為。本案中,歐銘斯公司在處罰階段提出其系“貼牌加工”的受托方,委 托方在歐盟有注冊商標,涉訴產品出口到歐盟。其目的在于證明沒有實施商標使用行為,從而不構成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并提供了歐盟注冊商標的復印件及翻譯件、注冊人的授權書復印件、 協議合同。在案件處理過程中,甌海區市監局以本案涉嫌犯罪為 由將案件移送公安機關處理。2014年4月15日,溫州市公安局 甌海區分局出具函件,認為歐銘斯公司接受國外訂單,加工已在 國外注冊并授權的注冊商標的產品,其主觀上并不具備涉嫌侵權 犯罪的條件。在此情況下,被訴處罰決定僅查明歐銘斯公司“接 受客戶委托”,尚未認定屬于商標使用,即直接認定歐銘斯公司 的行為侵犯涉案的中國注冊商標權,主要證據不足,遂判決如下:


一、撤銷溫州市甌海區人民法院溫甌行初字第15 號行政判決;

二、撤銷溫州市甌海區市場監督管理局溫甌市監案處字 〔2014〕26號行政處罰決定;

三、責令溫州市甌海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自本判決生效之曰起 在法定期限內重新作出行政決定。

本案歷時近三年,經歷二次聽證和一審的失敗,終于在二審中取得了勝利,實在可喜可賀。






新时时彩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