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时彩qq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公司新聞
公司新聞
在商標“撤三”案件中,如何考量二審訴訟新提交的商標使用證據?
時間:2018-5-21

在商標連續3年停止使用撤銷糾紛案件中,商標權利人在二審訴訟期間提交了證明商標進行實際使用的新證據材料,法院是否應予以審查并要求商標評審委員會(下稱商評委)重新作出審查決定時進行認定?近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針對第4305050號“高通”商標(下稱系爭商標)撤銷復審行政糾紛一案作出終審判決(本報2018年5月11日第6版曾作相關報道),就商標權利人在二審訴訟期間提交的證據材料能否證明其在指定期間實際使用了系爭商標的問題,交由商評委在重新作出審查決定時依法認定,二審法院對此不予審理。

  據了解,系爭商標由上海高通半導體有限公司(下稱高通公司)于2004年10月12日提出注冊申請,2008年3月28日獲準注冊,核定使用在第42類計算機軟件設計、計算機硬件咨詢等服務上。

  2013年8月12日,美國卡爾康公司(下稱卡爾康公司)針對系爭商標向商標局提出連續3年停止使用撤銷申請。商標局于2014年4月27日作出決定,維持系爭商標繼續有效。卡爾康公司不服,于2014年5月26日向商評委提出撤銷復審申請。

  在商標撤銷復審階段,商評委向高通公司送達的答辯通知書被郵局退回,其后商標局通過《商標公告》進行了公告送達,但高通公司未在規定期限內進行答辯。商評委向商標局調取了高通公司在撤銷3年不使用階段提交的證據材料,經審查后作出復審決定,對系爭商標在計算機軟件設計等服務上予以維持注冊,在包裝設計、室內裝飾設計兩項服務上的注冊予以撤銷。卡爾康公司不服,隨后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經審理認為,高通公司提交的證據材料均不能證明系爭商標于2010年8月12日至2013年8月11日期間(下稱指定期間)在計算機軟件設計等服務進行了有效的商業使用,據此判決撤銷商評委作出的復審決定。高通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在二審訴訟中,高通公司補充提交了18份新證據材料,用以證明其在指定期間實際使用了系爭商標,并主張其補充提交的18份新證據材料屬于可能對判決系爭商標是否實際使用有重大影響的證據,若在二審訴訟程序中直接予以審查,會導致行政審查程序損失,損害各方當事人的程序權利和實體權利,因此請求二審法院判令商評委在重新審查時結合高通公司在二審訴訟中提交的新證據進行認定。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高通公司在商標評審及一審訴訟階段提交的證據材料不能證明系爭商標于指定期間在計算機軟件設計等服務上進行了有效的商業使用。而對于高通公司在二審訴訟期間補充提交的18份新證據材料,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指出,鑒于一審法院已經判令商評委重新作出審查決定,所以這些證據材料是否應被采信、能否證明高通公司在指定期間實際使用了系爭商標,應由商評委在重新作出審查決定時依法進行認定,二審法院對此不予審理。

  綜上,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維持一審判決,商評委需重新作出審查決定,并在重新作出審查決定時對高通公司在二審訴訟期間新提交的證據材料進行認定。

  行家點評

  王 華 北京派特恩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 合伙人: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四)項規定的商標連續3年停止使用撤銷制度,立法目的在于激活商標資源,清理閑置商標,撤銷只是手段,而非目的。基于這一制度目的,此類案件的審理重點,通常在于商標權利人所提交的證據能否證明其對涉案商標進行了真實的、公開的、有效的使用。而這一事實的認定,依賴于商標權利人單方的舉證行為,商標行政機關、法院、撤三請求人都是證據的審查者,商標權利人舉證責任重大,因而商標行政機關以及法院對商標權利人的證據提交問題采取相對寬松的態度。

  該案中,高通公司在一審舉證期內未提交證據,法院允許其庭審后15日內補充證據,庭審后指定的舉證期限屆滿之后,高通公司又再次補充提交證據,卡爾康公司對超過舉證期限的證據不同意進行質證,但一審法院對于這些證據均從實體上進行了審查,足見法院對于證據提交的寬容。在二審階段,高通公司再次補充提交18份新證據,二審法院對這18份新證據不予審理。值得注意的是,此時的不予審理,不是從程序上限制證據的提交,而是指出應由商評委在重新作出審查決定時進行認定。

  根據我國行政訴訟法規定,“原告或者第三人提出了其在行政處理程序中沒有提出的理由或者證據的,經人民法院準許,被告可以補充證據”,“原告可以提供證明行政行為違法的證據。原告提供的證據不成立的,不免除被告的舉證責任”。最高人民法院在關于適用民事訴訟法的解釋中將證據提交的時間延后至“作出判決前”。顯然,程序性法律也在不斷為解決實體糾紛提供更大空間。因而在類似于該案的商標撤三案件中,對商標權利人提交的證據的行為給予最大包容,避免其喪失權利救濟途徑,符合立法目的。

新时时彩qq